经典语录大全_青春文章|北京军海癫痫医院
北京军海癫痫医院

您现在的位置: 首页 > 散文精选 > 正文内容

丑丑的后妈最亲的娘精选

来源:天青文学网   时间: 2021-07-09

  叫你一声大婶

  娘去世的时候,我和妹妹都刚上小学,那些日子我们哭得天昏地暗,仿佛天塌了一般。爹那时刚36岁,却一下子像老了20岁,头发白了大半。别人都劝爹再找一个,好歹能伺候两个孩子,爹看了看缩在炕上的我和妹妹,叹着气点了点头。那以后登门的婶子大娘就多了起来,不是介绍东村的寡妇就是西村的老姑娘,可是还没等爹表态,人家一看我和妹妹就转身出门,没有商量的余地。这样一来,上门的人越来越少了,而我和妹妹更是因此憎恨那些给爹介绍对象的人。

  一年后的一天,西院的邓婶领着一个很丑的妇人进了我家,对爹说:“她是逃荒过来的,家里的男人在煤井里砸死了,孩子都自己出去了,没人管她了。人是丑了点,可是心眼好,能干活,就是岁数大些。”爹回头看了一眼满脸戒备之色的我和妹妹,对邓婶说:“我再找他姑商量商量!”当晚老姑便来了,她现在是惟一关心我们的亲人了,别的亲戚早就躲得远远的了,怕爹开口借钱。老姑说:“岁数大点算啥?对孩子好就中呗!你看你这一年过的,家里没个女的哪还像个家?”爹终于点头了。我站起来跑进了院子,妹妹也跟了出来,对我说:“我不要后娘!”我也喊:“不要!不要!”老姑从屋里出来了,对我说:“你怎么这样不懂事?你看这一年多你爹成啥样子了?家里外头地忙,你咋一点不知心疼呢?你都10岁了,该懂点事了!”我扑进老姑的怀里,哭着说:“我要我娘,不要后娘!”老姑搂着我说:“你娘没了,你知道她活着的时候咋疼你爹吧?要是她知道你爹现在受的罪,她能闭上眼睛吗?”想想爹这一年来拉扯我和妹妹所过的日子,想想他不到40就像个老头了,我一阵心疼,点了点头,对老姑说:“让她来吧!”妹妹在一旁泪流满面。

  就这样,那个很丑很丑的女人进了我家的门,她比爹大了整整10岁。她是真正的进门就当家,甚至还没和爹说过几句话,就开始屋里屋外地忙上了。我和妹妹瞪着有些惊恐的目光看着这个丑女人,从心里往外地讨厌她。当她翻出一大堆脏衣服堆在院子里准备洗的时候,妹妹忽然冲了过去,把她自己的衣服拣出来,说:“不用你洗!”丑女人一下愣在那里。吃饭的时候,老姑对我和妹妹说:“从今以后,你们就要叫她……”没等说完,妹妹尖叫了一声:“她不是我娘!”丑女人笑了笑,说:“那就叫大婶吧!都一样!”我不情愿地叫了一声“大婶”,妹妹却固执地一声不吭。我叫她大婶的时候,她乐坏了,笑起来狰狞极了,我不禁打了个冷战。第二天,见我们已经没事了,老姑就放心地走了。老姑走的时候,我心里有一种巨洛阳治癫痫病哪家正规大的失落感和一丝隐隐的恐惧。

  这样的日子终于开始了。说心里话,大婶的确很能干,无论家里还是田间,比爹还厉害。她的话也少,一天很少有闲着的时候,总能找出一些活来干。可是我却无法把她放到娘的那个位置上,没人能取代娘在我心中的地位,谁也不能!8岁的妹妹开始自己洗衣服了,她的衣服绝不让大婶碰,包括她盖的被子。那时已是冬天,妹妹的手冻裂了几个口子,可她还是自己洗衣服。有一次她的手疼得实在洗不了衣服,便放在地上想第二天好些再洗。第二天早晨,妹妹发现那几件衣服已洗好晾在外面了。她大怒,指着大婶问:“是你洗的吗?”大婶赶紧摇头,说:“不是,不是,我不敢给你洗,是你爹心疼你给你洗的!”爹在一旁说:“是我洗的!”妹妹这才罢休。为了使妹妹放心,当天晚饭后,爹又拿了我换下的几件衣服洗了。又过了些日子,一天夜里我梦见了娘,然后就哭醒了。忽然我就听见院子里有声音,从窗户向外看,我惊呆了,只见大婶正在院子里借着那盏小油灯的光在用力地搓洗衣服,手上冒着白气,而那些衣服正是妹妹晚上换下来的!原来这么多天一直都是大婶在帮妹妹洗衣服!我心里涌起一种异样的感觉,那么冷的天,她一定是怕在屋里洗吵醒妹妹!第一次,看着丑陋的大婶,我心里一片温暖。

  又一天的夜里,我醒后听见大婶又在院子里洗衣服了,心里忽然很不是滋味。这时,妹妹翻身起来了,我的心提到了嗓子眼儿,不知妹妹将要怎样和大婶吵一场。只见妹妹衣服都没披就出去了,隔着窗户,我看见妹妹端起大婶面前的盆子就进了屋,大婶好像吓着了似地愣在那里。然后妹妹又来到院子里,一声不吱地把大婶拉进了屋。妹妹回来了,躺在了炕上,过了一会儿,我听到外屋传来大婶尽量压抑着的洗衣服声。那一晚,妹妹一直在翻身。

  第二天早上,吃早饭的时候,大婶很小心的样子,不敢看妹妹。吃过早饭,我们要去上学的时候,妹妹忽然摘下脖子上的红领巾递给大婶,说:“大婶,今天帮我把红领巾洗洗吧!”大婶接过红领巾,愣了一下,忙慌乱地回答:“哎、哎!”我看见她眼中闪过一丝泪光。这是妹妹第一次叫她大婶,第一次让她洗衣服,可她却满足得像过了年一样。我看见爹也在一旁憨憨地笑着,大婶转过身去偷偷地擦眼睛。

  叫你一声妈

  就这样大婶、大婶地叫着,我们都上了中学。这几年里,我们已经习惯了有大婶的存在,她对我们3个人的照顾,就算心肠再硬的人也要被感化的。虽然我们还叫她大婶,虽然她依然那么丑,可在内心最深处,我知道我们癫痫专科医院排名已经接受她了。可是娘的音容笑貌一直不曾在生命中淡去,对大婶多一份接受,我就会觉得是对娘多一份背叛。所以我无法对大婶更好,虽然她正在对我们越来越关爱。

  我考上县里的重点高中后,大婶做出了一个大胆的决定,那就是把家搬到城里去。大婶说城里的钱好挣,而且我和妹妹上学也方便。爹没有意见,于是卖了房子卖了地,我们搬进了城里。进城后,许多想像不到的困难都来了,生活一下子陷入了最艰难的时期。我们都埋怨大婶,本来在农村这几年已经生活得很不错了,穷折腾什么呢?大婶二话不说,每天都骑着三轮车去市场上卖菜,爹也找到了一个给人晚上看仓库的差事,在租来的房子里,爹和大婶开始为生活而奔波劳碌了。

  我要参加高考的时候,大婶已经在这个城市里奔走了3年,3年的时间,这个城市的每一条街道都印满了她的足迹。3年的时间已把大婶变成了一个沧桑憔悴的老太婆,为了这个家,她付出了太多啊!此时的妹妹由于没考上高中,进了县里的火柴厂成了一个工人,她已经出落成一个美丽的大姑娘了。有那么一段日子,妹妹谈恋爱了,和一个很帅气的小伙子。可是谁也没有想到大婶会在这个时候坚决地反对,她一反往日对妹妹的百依百顺,就是不许她恋爱。妹妹气得大喊大叫的,眼看着这些年慢慢培养出来的感情就要决裂了。大婶第一次这么固执,她甚至去跟踪妹妹,常常在妹妹和那个男的卿卿我我时出现在他们面前。第一次的时候那男的问妹妹这老太婆是谁,妹妹说不认识。可是三番五次下来,那个男的便怀疑了,当着大婶的面问妹妹:“她到底是谁?”妹妹说:“是我大婶!”这时大婶发话了:“我是她妈,我不会让她跟你在一块儿的!”妹妹和那男的都愣住了,最后那男的头也不回地走了。回到家里,妹妹狠狠地闹了一场,对大婶哭喊着:“你是谁妈呀?这辈子也别想当我妈!叫你一声大婶就不错了,你怎么蹬鼻子上脸啊!”大婶只是一声不吱,默默地往三轮车上装菜。3个月后的一天晚上,我们在收看县里电视台的节目时,竟然看见了当初和妹妹处对象的那个男的,他站在审判席上,被判了死刑,因为他故意杀人。我们全呆了,过了好一会儿妹妹忽然扑进大婶的怀里哭起来,一边哭一边说:“大婶,大婶,我害怕啊!”大婶抚着妹妹的头说:“别怕,孩子,大婶不会让人欺负你的!我每天在大街上走那么多次,还不知道他是个什么样的人吗?”妹妹搂着大婶,整个晚上也没放开。

  我收到大学录取通知书的时候,大婶是全家最高兴的人。不识字的她用手抚摸着通知书,一遍一遍地看着,手在微微地抖着。

癫痫病治疗需要多久才会好

  临走的那一天晚上,一向节俭的大婶买回一大堆好菜,还有我路上带的,然后便进厨房里忙上了。我和爹在里屋说着话,一转头,透过墙上的玻璃看见灯光里大婶的侧影,突然有了一种说不出的感动。那是一个标准的母亲的身影,因为儿子就要远行了,兴奋、担忧、祝福、牵挂……一切尽在不言之中,灯光下的大婶显得那样的苍老,想这10年来她为我们家所操的心,一瞬间我有一种想哭的冲动,真想开口叫一声“妈!”然而,终究没有叫出口。

  在外地上学的日子,大婶每个月都给我寄钱来,她不认字,汇款单都是妹妹填写的,可我知道留言栏里的话一定是她说的,妹妹写上去的。为了减轻家里的负担,我有两年的时间没回家,在假期里打工,挣自己的学费和生活费。再次回到家的时候,是大三,妹妹结婚的时候。

  妹妹要嫁的是一个非常本分的男人,大婶一提起来就抑制不住内心的喜悦。妹妹出嫁的那天早晨,大婶给妹妹梳头,这是我们家乡的风俗,女儿出嫁当妈的梳头。大婶站在妹妹的身后给她梳长长的头发,一下一下,动作缓慢而忧伤,嘴里还轻声哼着那首不知流传了多少代的歌:“一梳梳到尾,二梳梳到儿孙满堂,三梳梳到白发已齐眉。”镜中妹妹如花的脸和大婶布满皱纹的丑脸的对比是那样鲜明,妹妹大颗大颗地掉眼泪。大婶说:“做新媳妇了,不哭啊!”妹妹转过身来抱住大婶的腰,流着泪叫了一声:“妈!”大婶手中的木梳掉在了地上,脸上也是老泪纵横,抚着妹妹的头发,说:“妈的好孩子,不哭,不哭!”

  接亲的来把妹妹接走后,我在家里陪着大婶,她对我说:“我亲生女儿嫁人的时候,都没有叫我一声妈啊!”这是她第一次和我谈起她曾经的生活。看着她忧伤的样子,我忍不住叫了一声“妈”,又叫出了她的满眼的泪水。在妹妹出嫁这一天,她终于等来了这声“妈”,10年了,她毫无保留地为这个家做着奉献,而我们却这样吝啬那一个字。

  妹妹结婚后不久,爹和妈就搬回乡下去了,他们已没有什么心愿了,只等着我毕业找个好工作就彻底放松了。他们实际不习惯城里的生活,于是又买回了老房子,过着过去的生活,这也许是他们的最大心愿。

  叫你一声娘

  大学毕业后,我分配回县里的一所中学任教。此时家里已安了电话,我每周都打电话回去。我是在周六的晚上给家里打电话,这是一直不变的,每次都是电话一拨就通,然后便能听见妈那温暖的声音。我回去的次数较少,一个月左右才能回去一次。每次回去,妈都欢天喜地的,张罗一怎样预防癫痫发作更好大桌好吃的,问这问那的很是关心我的生活情况。想起从前她在我们面前从不敢多说话的,这让我心里愧疚不已。

  有一个周末,我忽然就想回家,不知什么原因,这种感觉异常强烈,于是顾不上天快黑了,踏上了回乡的汽车。下了车后还要走10里的村路,此时天已大黑了。到家时已快9点了,进了院子,透过窗子我看见妈正坐在电话机旁,一手按在听筒上,脸上满是焦急的等待神情。忽然想起今天还没打电话呢,也明白了每次打电话一拨即通的原因。见我进来,妈一下子站了起来,10多年来,我从没看见过她这种神情,有掩饰不住的兴奋惊喜,有一丝担心,刹那间,我的心忽然就涌起了一种流泪的冲动。妈惊慌起来,忙问:“出了什么事了?”我擦着眼睛说:“没事,就是想你了!”妈的眼里一下子就溢满了泪水。我的心里有一种温柔的疼痛,我的后妈就是这样的一个人,那么容易满足和感动,可我们太无情而吝啬了。

  那一年冬天,我在爱情上受了一场挫折,几乎击溃了我所有的梦想与希望。那是一个下着大雪的夜,刚刚告别了生命中第一场爱情,我躺在床上昏昏沉沉的。可能是在外面走得太久了,我发起烧来,迷迷糊糊的,心似浮萍。不知过了多久,忽然传来急促的敲门声,我踉跄着开了门,一个人影走进来,身上落了一层厚厚的雪,我惊叫了一声:“妈!”然后便用手巾给她往下擦身上的雪,她头发上的雪擦掉了可依然是雪白一片,岁月的风霜染白了妈的头发啊!我问:“妈,你怎么来了?”妈说:“你今天没打电话回去,我打了过来也没人接。等到天黑也打不通,以为你出了啥事,便来了,可没车,就走着来了!”妈是走来的!40里的路,大雪的天,六十多岁的年龄!我紧紧拥住她,热泪如泉涌。所有的伤痛在深深的母爱面前都已微不足道,心已暖暖的复原如初。窗外落雪的声音越发轻柔,就像我悄悄流下的泪。

  一年后终于又迎来自己的爱情,而且要结婚了。最高兴的还是妈,忙着做新被,帮我来收拾屋子。六十多岁的人了还是那么有精力,她刚刚给妹妹带了一年的小孩啊!在婚礼上,妈和爹坐在前面接受我和爱人的行礼,我看见妈还有些紧张,我知道这是她第一次参加孩子的婚礼啊!我叫过妹妹,在众多亲朋好友的注视下跪在妈的脚前,说:“从今天起我们正式改口,让我们叫你一声‘娘’吧!”在我们的叫声里,娘的脸上淌满了泪水,酒店里响起了热烈的掌声!

  泪光中娘的白发那么刺眼,就让我们这一声声迟到的“娘”滋润您那渴望了20年的心,让您晚年的岁月丰盈生动,无怨无悔!

北京军海癫痫医院
武汉癫痫病医院   武汉癫痫病专科医院   治疗癫痫病的医院   癫痫的治疗   治疗癫痫病医院   癫痫病的治疗方法   癫痫病专科医院   武汉中际医院   武汉中际癫痫病医院正规吗   北京癫痫医院   北京癫痫病医院   郑州癫痫病医院   武汉癫痫病医院   武汉治疗癫痫的医院   治疗癫痫的方法   北京癫痫病专科医院   武汉看癫痫病医院   有哪些治疗癫痫的好方法   得了癫痫能治好吗   得了癫痫能治好吗   小儿癫痫病能治愈吗   癫痫病的治疗方法   羊羔疯能治好吗   治疗癫痫的方法有哪些   癫痫病的中医治疗方法   癫痫病的中医治疗方法   癫痫病症状   癫痫病症状   癫痫症的症状都有哪些   怎么才能治好癫痫   怎么才能治好癫痫   癫痫到底能不能治好   癫痫到底能不能治好   儿童癫痫的治疗方法有哪些   癫痫病的治疗方法都有哪些   癫痫症状   西安治疗癫痫病医院   植物网   治疗癫痫病医院   武汉癫痫病专科医院   西安哪家癫痫病医院好   南昌癫痫病医院   西安中际脑病医院怎么样   癫痫病症状   成都癫痫病医院   北京癫痫病医院   武汉癫痫病医院   哈尔滨癫痫病医院   癫痫病能治好吗   湖北癫痫病专科医院   济南癫痫病专科医院   郑州专业的癫痫病医院   郑州哪家癫痫病医院比较好   郑州治疗癫痫病医院哪家好   郑州军海癫痫病医院怎么样   全国治疗癫痫病医院   北京癫痫病医院哪家好   癫痫病怎么治疗   武汉癫痫病专科医院   湖北治疗癫痫病医院在哪   郑州治疗癫痫病医院哪家好   河南癫痫病专科医院   哈尔滨治疗癫痫病费用是多少   黑龙江癫痫病专科医院   陕西癫痫病专科医院   北京癫痫病专科医院  



新华网  人民网  新浪新闻  北京癫痫医院排名  39健康  心里频道  郑州癫痫医院排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