经典语录大全_青春文章|北京军海癫痫医院
北京军海癫痫医院

您现在的位置: 首页 > 长篇小说 > 正文内容

幸福距离如此近爱情小说

来源:天青文学网   时间: 2020-07-09

  台北郊区的一个废弃仓库里,大门被锁得紧紧的,外面的阳光从仅有的几个高高的窗子射进来,晒在几个年轻的女孩身上。

  吱吱……吱吱……

  “什么声音啊?”一个女孩子警觉的问。

  “好……好像是老鼠!”另一个女孩子回答。

  “啊……”然后仓库里便响起了一声尖叫。

  蹲在她们中间的一个十六七岁的女孩子眉清目秀,长发披肩,也许是害怕老鼠吧?她把头垂得低低的,双手抱住自己的肩膀,一副无助的样子。

  咣当!

  这时候,仓库的大门被人从外面打开了。一个三十来岁的男人进来嚷嚷道:“喊什么喊?都安静一点!老板来挑人上工了。你们都表现好点!”

  随后,只听一阵高跟鞋的声音,一个穿着非常时髦的女人走了进来,她身后还跟着几个穿着黑西装的年轻男子。

  “云姐!这些女孩子是刚到的,个个都年轻漂亮!”那个男人指着这几个女孩子笑着。

  那被叫做云姐的的女人并没有理会他,而是走到这些女孩子身旁一个一个仔细的瞅着。当她来到小星身旁的时候,眼睛突然一亮。

  她伸手托起了小星的下巴,上下打量了两眼,便张口问道:“十几了?”

  小星被这个女人的眼神盯得有些不自在。不是说会干活能吃苦就行嘛!为什么她上上下下的盯着自己看?她心里有些打鼓了。一时没有回答上她的问题。

  “云姐问你话呢?快回答啊!”那男子训斥着小星。

  “十六岁了!”小星嘴里吐出了四个字。

  “很好!”那女人露出了非常满意的笑容。回头对那男子说:“就是她了!”抛下这句话后便潇洒的转身向仓库外面走去。

  “听见没有?你被云姐看上了!以后就跟着云姐挣大钱去吧!走啦!走啦!云姐的车等着你呢!”那男子笑着就上去来拉小星的手。

  “我自己会走!”小星听到他那放肆的笑声心里有些发毛,赶紧挣开他的手,自己朝门外走去。

  走出仓库后,小星被带到了一辆高级汽车里等候。抬眼透过玻璃窗看到蛇头和那个叫云姐的正在远处说笑着,但是车里却是一个字都听不到。只是能看到那个平时非常了不起的叫阿四的,在云姐面前总是低头哈腰的。看来这个云姐不是个一般的人物!

  “云姐!您对那个小丫头还满意吧?”阿四嘿嘿笑着给邹云递上了一根女士香烟。

  邹云把那香烟送进了她那朱红的嘴中,一刻后烟雾就从她的嘴中喷了出来。姿势优美的把那根长长的香烟夹在修长的手指中间,脸上露出了得意的笑容。“那个小丫头才十六岁,还没发育全呢!还青涩的很!不过这一阵子,有许多老板都喜欢这种青涩的雏!带回去稍微打扮一下,准能卖个好价钱!”

  “云姐!那这卖身钱……”

  邹云脸色一凛。“阿四,你不是不知道规矩?那个小丫头今天晚上我就为她安排好客人开苞!只要是货真价实的雏,一分钱也不会少你的!不过,要是个破烂货的话,那价钱可就得打对折了!”邹云的脸上露出了轻蔑的笑。

  “云姐,就那小丫头?不用试就知道是个原装货!”阿四提着裤腰带淫笑道。

  “还是我验了货再说吧!哼……”邹云潇洒的把那只抽了几口的香烟随手一扔,便朝小星坐的车这边走来。

  邹云上了车后,车子就飞似的开了起来。车子从荒凉的郊外一直向台北市里行驶着。

  第二天晚上,小星被强行穿上一件暴露的吊带裙便被带到了一座夏碧辉煌的大楼里。

  坐在宽大沙发上的她惊恐的环顾着四周,只见这是一间很豪华的房间,里面有一张很大的床,电视,电脑一应俱全。只是那白色的床单有些让人害怕。

  就在小星在房间里坐立不安的时候,房门被打开了!

  小星一抬头,看到的是一个五十多岁,头发已经半秃的胖男人。而且那个人的眼睛看到她后就冒出了不怀好意的光芒,她不由得身子一抖!

  马老板径直的走到沙发上坐了下来。他那双色色的眼睛把小星从上到下看了个遍。一头及肩的黑亮头发衬托着她的小脸更加的清纯可爱;小小的身板,但是浑身上下却散发着一股清纯少女的青春气息。一看就知道这还是个未被动过的雏!马老板的心开始痒痒了。

  “你……你是谁?”他的眼光让小星惊恐的站了起来。

  “你别怕,鄙姓马,你叫我马老板好了!”马老板笑着回答。

  “马……马老板?”小星的心开始打鼓,她在想该怎么逃离这里,因为她已经确定这应该是一个火坑。

  “来,跟我聊聊天!”马老板拍着沙发说。

  小星抬脚说:“我……我要走了!”

  “你给我回来!”马老板站起来伸手便拉住了小星的手。

  “你……放开我!”当他的大手抓住小星的手腕的时候,小星开始拼命挣扎。

  可是,小星毕竟还是个小姑娘,哪里是肥胖的马老板的对手?下一刻,马老板像大灰狼扑绵羊似的把小星扑倒在了沙发上,开始上下其手。

  小星又羞又恼,抡起她那两只小胳膊开始拼命的推搡着她身上的马老板。但是无奈她的力气实在是太小了,丝毫没有改变马老板在她身上的状态。

  要知道小星的身子可是从来没有让任何一个男人碰过,小星开始厌恶的大喊大叫,情急之下一口就咬向了马老板凑到她脸边的耳朵。

  “哎呦!”一声痛苦的叫声从马老板的大嘴里传来。钻心的疼痛让他暂时离开了小星的身子。

  小星迅速的起来,撒腿就朝门的方向跑去……

  一张精致的大床上,床上地下满室狼藉,床上的两人正火热……

  不知过了多久,完事之后,这个帅气的男人没有对邹云一刻眷恋,走向了浴室。他的动作非常从容优雅,没有因为一丝不挂而感觉到任何的不安。

  邹云望着那个她爱了许多年的背影走进了浴室。此时,她的心里有一种莫名的酸楚。

  这个正在浴室里洗澡的男人就是秦氏集团的总裁秦骏。今年三十岁的他,冷酷、坚毅、干练、工作狂。六年前留学归来接受了父亲秦剑豪的庞大黑道集团。经过六年的苦心经营他终于让秦氏走上了正轨。现在的秦氏已经跃居全台湾十大商业集团之一。集团的生意从地产、交通、建材到百货、服务无所不在。当然,秦骏也就成了台湾有名的钻石王老五。从名门淑女到演艺明星,从豪门千夏到名模都向他抛出了橄榄枝。邹云也是其中一个,她是秦剑豪的干女儿。多年来,一直都在追逐着秦骏,无奈她只是他的众多红颜知己中的一个而已。

  这些年来,秦骏的花边新闻从来没有间断过。对待女人,他的信条就是风流而不下流。每次他都是逢场作戏而已,真心他是给不起的。因为他的心早已经被封存多年了!

  浴室里的水声停了,秦骏下身围着浴巾走了出来。他熟练的穿着衬衣、人癫痫病发作怎么治疗裤子,最后套上了西服。抬头瞅了床上的邹云一眼。“记住月底把夏碧辉煌的账目送到总部去!”说完便向门走去。

  “难道你就没有别的话对我说吗?”邹云眼神中有一丝受伤。

  秦骏停了下脚步,却没有回头。“阿云,你和我在一起的那天我就告诉过你!我们之间只是一场游戏而已!”说完便跨步向前打开了房门。

  就在秦骏迈出房门的这一瞬间,一个瘦小的身子踉踉跄跄的撞倒在了他的怀里。秦骏下意识的伸手扶住了这个穿黑色裙子的女孩子,及肩的黑色头发凌乱的遮住了她的半张脸,他只看到了一双受惊的眼睛,他感到她在浑身发抖。

  “抓住她!别跑!抓住她……”听到后面的几个穿黑马甲的人的狂喊。小星心里害怕极了,她知道如果被抓回去那个肥老板一定会逼她做那肮脏事的。虽然她还不懂男女之间是怎么回事,但是她隐隐约约知道一旦一个女人和一个男人随便就睡觉了,那这个女人就会被人一辈子都看不起的!

  慌乱之中,小星撞到一堵肉墙上。当她就要跌倒下去的时候,她感到是一个有力的手臂扶住了她。小星抬眼望去,看到一张菱角分明的俊脸。这个人长得既英挺又帅气,眉宇之间的沉着和霸气仿佛与生俱来。只是那双眼睛却冷的吓人!那道寒光也在审视着她。

  “抓住她!”后面的人追上来了。小星想继续抬脚跑,但是她的手臂却被这个人禁锢住了,她跑步了了。

  “秦先生!”那几个黑马甲走近了,马上停下来毕恭毕敬的低头打招呼。

  “这是怎么回事?”秦骏的眼睛冷冷的瞅着他们。

  “这个……”他们几个支吾着说不上话来。

  “求求你!救救我!我是来做工的。不是来做那种事的!求求你,救救我吧!”小星跪下哀求着秦骏。直觉告诉小星眼前这个人不是一般人,他一定能帮自己。

  秦骏冷眼瞅着跪在他脚下的这个清纯的女孩子和那几个眼光流离说话支吾的黑马甲一刻后,心里便明白了事情的来龙去脉。他咣的一声朝后踢了一脚他身后的门,大声喊道:“邹云,给我出来!”

  一刻后,邹云就抱着肩慢慢的走了出来。眼神低垂不敢接受秦骏的审视。

  “我告诉过你多少次了?以后除非你情我愿,永远都不要再做这些逼良为娼的烂事!你怎么就是不听话?”秦骏一双冷眸盯着邹云,声音有些咆哮。

  “阿骏,我知道错了!下次再也不会了。当着这么多人的面,你就给我留些面子吧?”邹云服软的说。她知道秦骏是不好惹的,现在唯一能做的就是赶快承认错误。

  秦骏手指着邹云说:“面子是别人给的,不是自己要的!这次就算了,下次再有这样的事,别怪我不给你机会!”

  听着他们的对话,小星心里多少有些欣喜。她的预感看来没错,这个人果真能帮她。

  这时,被咬伤耳朵的马老板捂着耳朵边嚷边走了过来。“邹云!看你给我找的好人!我的耳朵都要被这个贱货咬下来了!”

  邹云赶紧迎了上去。笑道:“马老板,都怪我没有调教好!先让他们送您去医院好好绑扎一下。搞不好会感染的!”

  “那不行,我要好好教训那个贱货……”马老板抬头望去看到一张冷冷的脸,突然说到半截的话也咽了下去。马上陪笑说:“秦总裁!您也在呀?我得赶快去医院。失陪了!”马老板飞快的转身走了。

  看着马老板的狼狈相秦骏的唇边滑过一抹冷笑。心想:这个小丫头还有几分胆色!

  “阿杰!把她带到我的车上去!”秦骏朝一边他的特别秘书阿杰说。

  邹云小心的上前说:“阿骏!就算不让她留在这里,我也得把她介绍来的人送回去的。她的身价可是一百万!我们不能一下就赔进去一百万吧?当然,一百万对你来说不算什么。但是要对底下的兄弟有所交代呀!今天一个,明天一个!你是救不完的!”

  看到秦骏似乎犹豫了一下,小星马上接口道:“先生,求求你!我会努力做工把这一百万还给你的!我什么苦都能吃,就是不要再把我送回去。那个人一定会又把我卖给别人的!”小雨的眼睛里已经急得流出了泪花。

  不知道为什么一向冷酷的秦骏看着眼前这个楚楚可怜的小女孩,心里顿时涌出了恻隐之心。别转目光瞅着了邹云和阿杰一眼后说:“这一百万我先给垫上,正好张妈要给家里找一个女佣。阿杰,把她给张妈送去!记住,就用她的工钱来抵这笔债!”

  “是!走吧。”阿杰走过来带走了小星。邹云也不敢再说什么,因为她知道秦骏说出的话是不会更改的。

  小星来到秦家做女佣已经一个多月了。秦家住在阳明山腰的一栋规模宏大的别墅里。这栋别墅占地面积很大,除了一座像古堡一样的四层高大楼房以外,巨大的花园里还有游泳池、网球场。到处都是一片碧绿的草坪,真是到了一个美丽的世界。尤其是别墅的西边还有一片好大的椰子林,给这栋巨大的别墅带来了诗情画意。

  当然,这么大的宅子里面的佣人和安全人员也是少不了的。小星看到在别墅的外围每时每刻都有十几个穿着相同服装的人来回的巡逻。司机、花匠、厨子、女佣足足有二十几人。张妈是这里的管家,阿杰把她送来的那天,小星知道原来阿杰是张妈的儿子。阿杰是个很热心的小伙子,张妈虽然平时管家很严厉,但是小星能感觉的到她是一个很善良的中年妇女。来了以后,给发了一次工钱。小星的薪水是每月4万元。但是要还欠秦先生的一百万所以薪水就被扣了。但是张妈很细心的从薪水中抽了两千元给她,告诉她以后每个月都给她两千元的零用,女孩子嘛总要买些必要的东西的。小星捏着手里的两千元新台币激动不已,她要攒下这两千元过些日子给家里寄回去。要知道这些钱已经够弟弟的生活费还能有剩余的。而且这里管吃管住,并没有要花钱的地方。所以小星在这里很是卖力的干活。

  一个多月来,小星只见过秦骏几面而已。每天他都是早出晚归,但是绝不会在外面过夜。这些日子小星也零零星星从别的下人嘴里知道了些关于秦骏的事情。不知为什么每次仅仅和他打一个照面,就能让小星紧张的手心里都冒汗。但是有几天瞅不到他的影子小星心里又像少了什么似的。让小星最高兴的事就是能在他的背后默默的看他的背影几眼,因为只有这样她才不会紧张。小星心想:也许因为他是自己的救命恩人吧?心里多少都有些心灵上的依赖。

  这天已经临近深夜12点了。小星把自己替换的工作服洗完后正准备回偏楼的下人房去睡觉。不想张妈走过来叫住了她。

  “小星,把睡衣给少爷拿到他的房间去!”张妈手里拿着叠得整整齐齐的一套睡衣裤。

  小星抬眼望了一眼三楼秦骏的房间,里面正亮着灯。小星犹豫的接过了张妈手里的睡衣。脚却是仍站在原地没动。

  “小星,别害怕!去吧,没事的!”张妈鼓励小星说。

  “嗯!”小星慢慢走向了高大的别墅。轻轻的上了二楼,二楼是老爷和太太住的这个时候他们都已经睡了。小星尽量的放轻了脚步,轻轻的来到了三楼,走到了秦骏的房间前。小星又开始紧张了,心怦怦直跳。小星深呼吸了一次后,力道适中的敲响了房门。

  嘉兴癫痫权威专科医院“进来!”里面响起了一个低沉的男音。

  小星轻轻的推开了房门,一间超大的黑白相间的卧室呈现在了她的面前。宽大的床前正站立着一个刚洗完澡,下身只围着一条浴巾的健壮男子,他手里拿着毛巾正在擦着他还在往下滴水的头发。

  看到这让人尴尬的一幕,小星的脸红了。赶紧别过脸去,手拿着睡衣快速的走到床的另一侧,把睡衣放在了床边上。低头说:“少爷,这是您的睡衣!”说完便逃似的向门走去。

  “倒杯水来!”秦骏边歪头擦着头发边说。

  小星赶紧又走回去,在墙边的厅柜上倒了杯白水,低着头走到床头把水轻轻放在了床头柜上,转身刚要离开,不想头上又传来了那个带有磁性的男音。

  “你是偷渡来的那个女孩子?”秦骏的眼神犀利的瞅在小星的脸上,那天他只看到了她那双受惊的眼睛。今天她把头发都梳在了脑后,她有一张非常清纯的面孔,一看她那平板的身材就知道是一个还没有发育好的小丫头。秦骏眉毛一皱,马老板那个老色鬼真是变态!竟然不惜花高价让邹云给他弄来这么个青涩的小丫头。

  他还认得自己!小星的心里一阵雀跃。慌忙点头说:“是的!”但是她不敢抬起头来,因为秦骏的打扮现在实在是太暴露了!

  “你叫什么名字?”很少和下人们搭讪的秦骏今晚对这个害羞的小丫头倒是很感兴趣。

  “我叫夏小星!少爷是您救了我,我以后一定会好好报答您的!”小星说出了这些天她一直没有机会和他说的话。

  秦骏皱了下眉,反问:“什么小星?”

  “是夏小星!”小星纠正道。

  夏天的小星星?怎么会有人叫这么奇怪的名字?不过看到这个可爱单纯的小丫头,秦骏少有的有些玩心大起。慢慢走近她,伸手托起了她那小巧的下巴。冰冷的眼神中透出了一股邪魅,低沉的声音再次响起。“那你想怎么好好报答我?”

  小星的下巴被秦骏抬起的那一刻,她的那双清澈的眼睛也被动的抬了起来。她看到了那张帅气的脸和他那袒露的健美的上身。而且她看到了他眼神中的邪魅的东西。顿时,小星的心狂跳不已。“我……我……”小星的心里既紧张又害怕,她不知道该怎么来回答他。

  “你什么?”秦骏迈步上前亲近了她。小星吓得赶紧后退,不想脚跟一下碰到床底身子失去平衡一屁股坐在了秦骏的那张大床上。回头看到那张宽阔的大床,小星的脸变白了。他不会让她做那种事来报答他吧?原来他也是个无耻之徒?多日来的好感让秦骏的形象在小星的心里打了大大的折扣。

  看着她像一只受惊的小鹿,脸都吓白了。秦骏心里觉得有意思极了。转身走到床头柜旁拿起刚才小星给他倒的白水便一饮而尽。“放心!我可不像马老板那个老色鬼那样变态。对你这种青苹果,我没兴趣!走吧。我要休息了!”

  听到他的这番话,小星不知为什么心里难过极了!起身飞快的跑出了秦骏的房间。而房里的秦骏见他飞似的跑出去,唇角勾起了一个似有还无的微笑。他感到捉弄一下这个小丫头,让他心里感到非常的愉悦!

  小星一口气跑回了自己的小房间。坐在自己的单人小床上,神情非常的沮丧。不知道为什么他说对自己没兴趣的时候,小星心里竟然非常的难过!小星的心突地抖了一下。难道自己喜欢上少爷了吗?不行!第一时间内她就告诉自己,这是不可能的!他是一个高高在上的王,而自己只是一个渺小的丑小鸭!这是绝对不可能的!小星严厉的告诉自己绝对不能喜欢他!绝对不能!

  小星重重的摇了摇脑袋。平躺在小床上开始睡觉。但是她翻来覆去怎么也睡不着。秦骏的话仍在她的耳边打转。他对青苹果没兴趣?究竟是什么意思?什么叫青苹果?小星怎么也想不起个所以然来。

  第二天,小星和另外一个女佣阿花正一块儿洗碗。小星凑到阿花的跟前,笑着说:“阿花姐,要是一个男人对一个女人说我对你这样的青苹果没兴趣是什么意思呀?”

  正在洗碗的阿花瞅了小星一眼。“你这是从哪听来的?”阿花比小星大几岁刚刚嫁人不久。

  “我,我是从电视上看的!”小星支吾的撒了谎。她从不说谎所以脸已经红了。

  “记住以后可不许问别人这样的话!会让人笑话的。”阿花嘱咐着。

  小星来这以后,除了管家张妈以外就是和阿花最要好了。其他的女佣都觉得她是大陆来的都有些看不起小星。“阿花姐,那究竟是什么意思吗?快告诉我呀!”

  见小星死缠着她不放。阿花小声的对小星说:“就是说这个男人喜欢成熟够味道的。不喜欢清纯的!男人嘛都喜欢胸大屁股大的女人,不喜欢哪里都平平的了!”说完阿花自己嘿嘿的笑了起来。

  小星低头看了看自己的胸部,两边只突突的有那么一点点儿!小星心里突然产生了一丝懊恼。

  这天下午还没下班,秦骏就被秦剑豪和姚芬一通紧急电话给叫了回来。

  一下车,就看到他们两个坐在花园里喝茶。秦骏大步走了过去。“爹地,妈咪!”

  “坐下吧!”姚芬边说边把一大沓照片放在了秦骏的面前。

  秦骏的眼光朝那些照片一瞥,就知道是怎么回事了!不耐烦的说:“妈咪!我不是告诉你了吗?我现在还不想结婚!”此时的秦骏真是烦死了!每隔几天,姚芬就会拿来几十张各种女人的照片来给他看。

  “你不想结婚那我们怎么抱孙子?阿骏,你都三十了!妈咪这个年纪的时候都生了你和你姐姐两个孩子了!”姚芬苦口婆心的劝着。

  “公司里还有许多事情等着我呢!”秦骏只得采取老一套的战略……走!说着就站起来要走。

  一直不说话的秦剑豪开口了。“你给我坐下!”声音很是严厉。秦骏只得乖乖的坐了回去。

  “总之,今天你必须在这些照片里选一位作为你结婚的对象!这些都是名门千夏,个个美貌贤惠。如果你不选,以后就永远不要再到公司里去!”秦剑豪的语气是不可置疑的。这次他得动真格的了,要不然这孙子他是别想抱上了。

  秦骏心里暗叫一声不好!这下糟了。老爸发话了,要知道他可是说一不二的。皱着眉头望着桌子上的相片,秦骏心想看来这次非得从中选一个不可了!秦骏的眼光在花园里不经意的一瞥,突然,一个娇小的身影落在了他的眼眸里。顿时,一个想法闪进了秦骏的脑海里。

  “爹地,妈咪!让我结婚可以,但是我要自己选结婚的对象!如果你们答应的话什么时候结婚我没问题!”秦骏摊开手,耸了耸肩。

  秦剑豪和姚芬对视了一眼后,姚芬先开口了。“老爷,我想阿骏的眼光是差不了的!不如我们就答应他好了?”

  “嗯!”秦剑豪点了点头。

  “公司里还有事情要处理,我先走了!”秦骏起身走了。

  这天深夜,当秦家的上下都已经入睡了的时候。秦骏把小星叫到了他三楼的卧室里。

  有了上一次的经历,小星惶恐不安的走进了秦骏的卧室。虽然心里她也有见到他的喜悦,但是她知道更多的却是害怕和紧张。

<攀枝花癫痫病什么医院好p>   “把门关上!”听到小星来了秦骏并没有抬头,但是声音中带着命令的语气。

  小星只得转身把门轻轻的关上。关门的手却是有些发抖,不知道他找她干什么?关上门后小星站在门前,抬头朝秦骏望去,只见他穿了一身亮灰色丝质睡衣,正倚在床头前认真的看着手中的文件。他的这个恩人真是长得太帅了!连睡衣都能穿得这么优雅好看,只是他的那张帅气的脸有些太冷了。对了,来这一个多月了,她好像从来没看到他笑过。

  “过来!”秦骏的眼神从他手中的文件移开瞅向门前的小星。

  “嗯!”小星怯怯的走到离床头一米的位置停了下来,低头瞅着自己的脚尖。

  “你一个月的薪水多少?”秦骏放下手中的文件从床头柜上拿了一只烟放在嘴里点着,瞬间空气里就开始弥漫起了香烟的呛味。

  “四万块。”小星轻轻的说完后抬起头来,又快速的接着说:“少爷!我会尽快攒钱还给你的!我会的!”

  “这里有一张契约,只要你答应签了它。和我假结婚一年,也就是做我名义上的太太一年。你我之间的债务就一笔勾销。怎么样?”秦骏拿起手中的契约往床边一扔。

  “我……我……”这个太突然了,小星结巴的说不上话来。她听到她的心在怦怦直跳。假结婚?他为什么要假结婚吗?而且他为什么要找自己呢?

  “我看你不用考虑了!这个契约对你我都非常有利。签了它!”秦骏站起身子从床上拿起契约和笔来到小星的面前,把手中的笔塞给了她,没容小星多想就半强迫的让她在契约上签上了夏小星的名字。

  “记住!不许向任何人透露你我假结婚的事情。以后你在我的父母面前要尽力扮演好他们的儿媳妇我的太太!知道吗?”秦骏居高临下的瞅着小星,语气中全然是一个主人对他的仆人命令。

  “嗯!”小星瞅着手中的契约,完全还在云里雾里没有反应过来。

  “好了!你赶快去洗个澡,我们赶快睡觉!明天还有许多事情要做。”秦骏伸手拿过小星手中的契约走向卧室的保险箱。

  “我们?”小星心里一颤,不是假结婚吗?难道还要陪他睡觉吗?小星倒吸了一口凉气。

  秦骏锁好了保险箱,回头看到小星的那双惊恐的眼睛。很快便明白了她心里在想什么,遂用不屑一顾的眼神看了她一眼。“放心吧!我不会碰你的。我秦骏对你这种未成年的女孩子没兴趣!快去洗澡!睡衣给你准备好了,就在浴室里。”秦骏说完便上床躺下闭上了眼睛。这一晚上他太累了,这张假结婚的契约真是让他绞尽脑汁。不过想想也值得,它最起码能让他过一年的安静日子!

  小星被秦骏说的脸红一阵白一阵。他怎么一眼就能看穿自己在想什么呢?望了一眼那个躺在床上睡觉的高大身躯。小星慢腾腾的走进了浴室。

  温热的水浇在小星的头上,水流顺着她的身体一路流淌着。此时的小星心里乱极了!她不知道该怎样应对这突如其来的变故。想想这个秦骏还真是霸道,不由分说就拉着她在契约上签了字。现在想反悔也来不及了!转念一想:扮演他的太太也是做工,只不过做的工种不一样罢了!只要别让她做那些坏事情就行了。以她做女佣的薪水就算一分不花两年也换不清他那一百万!现在她在这里做一年就算还清了他的债,那么以后挣了钱就可以寄回家了。想到这,小星的心里还有一丝雀跃。但是,他说自己是未成年少女,上次他还说自己是青苹果。可是,她今年已经满十六岁了!她真的就一点儿吸引力都没有吗?小星对着镜子看着自己那平平的胸部,扭腰瞅了瞅扁平的屁股。不知道为什么他的这几句话让小星的内心非常的失落。

  小星洗完澡后,穿上了秦骏为她准备的睡衣。这是一件做工非常讲究的真丝绣花的浅粉色睡衣,样式既大方又典雅,而且也没有露太多的肉。小星换上后轻轻的走出了浴室。微弱的壁灯下,柔和的灯光照在他那张棱角分明的脸上。小星第一次仔细的瞅着那张帅气的脸。不可否认,他长得确实非常的好看!两道浓浓的眉毛非常有型,高挺的鼻梁下面是两片薄薄的嘴唇……

  “看够了没有?上床睡觉!”闭着眼睛的秦骏突然开口说。

  “奥!”小星没想到他竟然没有睡着,慌乱中急忙答了一声。小星的脸也腾地红了,自己无意中偷看了他几眼竟然被他逮了个正着。但是他并没有睁眼呀?他怎么知道自己在看他呢?

  来台湾一个多月了,小星非常的想家,想妈妈。想着想着小星便进入了梦乡。

  迷迷糊糊中,小星感到下身有一种湿热的感觉。她懒懒的睁开眼睛,东方的太阳已经渐渐升起,白色的亮光透过纱帘照了进来。小星转头一看,床的另一侧已经空了。隐约听到卫生间里传来了洗漱的声音。原来他已经起来了。

  下一刻,小星伸手朝自己的下身摸去。一种又湿又粘的东西粘在了手指上,小星收回手一看,手指上粘满了红红的液体。是血!小星心里一惊。怎么回事?为什么会有血呢?小星急忙掀开被子,看到洁白的床单上有好几处都是还未干的鲜红,底裤上,睡衣上都被染上了血迹。看到这,小星吓坏了!到底是怎么回事?怎么会突然流这么多血?而且是从下身流出来的,难道自己尿血了吗?

  秦骏洗漱回来后,就看到了小星那双眼睛里又充满了惊恐之色。她呆呆的坐在床上一动不动,好像被吓坏了的样子。秦骏皱着眉头走了过去。

  “你怎么了?”

  听到秦骏的声音,小星痛苦的抬起头来,哀伤的说:“我可能要死了!看来我是履行不了那一年的契约了!”

  “到底怎么回事?快说!”秦骏听着小星那不着边际的话有些不耐烦了。

  小星没有做声,而是掀开了被子让他看床单上的鲜红。

  “这是怎么搞的?”秦骏的冷眸盯着小星。突然发现她的睡衣上也有,再看看她的身材和她那张稚气未脱的脸,瞬间就明白了缘故。

  “这里流出来的!”小星不好意思的指了指自己的下身。然后突然抬头问:“我是不是得了快死的病了?难道我要客死他乡了吗?”小星的眼睛里流露出哀伤和无奈。

  望着眼前这个可爱的有些傻气的女孩,秦骏感到非常的好笑,薄薄的嘴唇向上微翘了一下,但是仍然没有露出些许笑容。小星那哀伤的眼神触动了秦骏心里最柔软的那颗神经。忍不住伸手摸了摸小星的头。“你今年多大了?”秦骏的语气明显的放缓了。

  听到头上传来的问话,小星低头说:“十六岁!”感觉到头上那只大手传来的温热,小星忽然心里不似刚才那样紧张和颓丧了。

  “以前那里流过血吗?”

  小星轻轻摇了摇头。

  “没事的!这是正常的反应。你先去洗个澡,然后用卫生纸先垫在底裤上。待会儿我带你去买卫生巾。去吧!”秦骏轻拍了下小星的头。他自己都怀疑为什么他今天会如此有耐心。

  小星点了点头,乖乖的从床上下来去了浴室。

  秦骏看了一眼床单上的血迹,嘴角又上翘了一下。心想:本来还想人为的弄些血迹在上面,看来这次不用了!回头瞅了瞅传来哗哗水声的浴室,这个丫头十六岁了还没有来月经,看来应该是营养没跟上!患上癫痫病5年了,病情经常发作,怎么办呢?

  “张妈!找人来收拾一下我的房间。”秦骏拿起通往管家房的电话说。

  “好的!少爷。”电话那头适时的响起了张妈的声音。

  半个小时后,秦骏和小星便坐在了秦家饭厅的豪华餐桌旁。当然,主要是秦家二老对小星的审视。就在刚才张妈向姚芬汇报了她派去的女佣在秦骏房间里所看到的一切。当女佣正在收拾秦骏的房间的时候,小星正好洗完澡从浴室里出来。再加上床单上的血迹,女佣很快便明白发生了什么。所以赶忙去向管家张妈做了一番添油加醋的汇报。

  “阿骏,你真得要和她,小星结婚吗?是不是太草率了?”姚芬担忧的望着她的儿子问。她真是做梦都想不到她的儿子会选中一个大陆来的女佣结婚。

  “妈咪!我已经决定了。而且……我必须要向小星负责的!”秦骏故意握了下小星因为紧张而放在大腿上的手。

  小星听到秦骏的话,更是垂低了头。除了害羞以外她也不敢看他们那审视的目光。她可是从来没说过谎的。

  “可是小星她才十六岁!”姚芬急忙找了个理由。她的心里也在打鼓,要说家境贫富倒是没有太大关系。只要身世清白就好,可是这个小星也太小了点儿!看她是要胸没胸,要屁股没屁股!一看就是还没发育好,那要多久才能给她生孙子呀?

  秦骏瞅了一眼一直没有说话的秦剑豪。“所以我准备带小星去苏丹结婚!就不在台北举行婚礼了。一切都低调进行。

  “那怎么能行?我们秦家娶儿媳妇儿,怎么能随随便便呢?”姚芬一听就表示反对。

  “妈咪,小星根本不够结婚的年龄,所以我才带她去苏丹结婚。等过几年我们再补办也是一样的!”秦骏解释道。

  姚芬望了一眼正坐上的秦剑豪,想让他开口反对一下。

  秦剑豪清了清嗓子说:“那就依阿骏自己的意思办吧!总比不结婚的好!”秦剑豪非常了解自己儿子的个性,逼急了他连这个女孩子也不娶了,岂不是更糟!

  事情就在秦剑豪的拍板下这么定了下来。三天后,秦骏就会带着小星去苏丹结婚。

  今天一早,秦骏破例没有去公司上班,而是带着小星去百货公司买她需要的一切东西。

  小星坐着秦骏的加长劳斯莱斯汽车出了秦家的别墅。后面还跟着一辆豪华的奔驰,里面坐的是四名秦骏的保镖。

  小星和秦骏并排坐在这宽大的汽车的最后一排。小星悄悄打量着这辆足有四排座椅的汽车,发现这辆汽车简直比她们家的房子还要大。

  “以后你会看到许多你从来没见过的东西!不用这么大惊小怪的!”秦骏斜睨了张大嘴巴的小星一眼。

  心怀紧张的瞅了坐在她旁边的秦骏一眼,小星便侧脸望向车窗外的风景。

  大约二十分钟后,车子便驶入了一栋高大的百货大厦的停车场。

  下了车后,秦骏径自大步在前面进了百货公司。小星一路小跑的在后面跟着。小星的后面是阿杰,阿杰的后面是那穿着黑西服的四名高大的带墨镜的保镖。他们这一行人倒是也引起了旁人的侧目。

  秦骏先是走进了内衣部,来到了内衣部最大、装潢最豪华的精品专柜前。小星怯怯的躲在了秦骏的身后。心里紧张的想:他是带自己来买内衣的吗?太丢人了!当着这么多男人的面让她挑内衣?小星回头瞅了瞅后面的那五个高头大马的男人。好在他们很识相,都站在离他们几米开外的地方。

  “先生,请问您需要些什么?”服务小姐送上了最甜美的微笑。

  “你看看她应该穿什么尺码的内衣?”秦骏伸手把他身后的小星扯到了他的前面站好。

  服务小姐敏锐的眼睛打量着小星的胸部和屁股长达七八秒钟。让小星尴尬极了,但是她肩上的大手容不得她乱动,只好红了脸低下了头。

  “先生,这位小姐应该穿最小尺码的内衣。小姐,您可以到里面挑选!”服务小姐冲小星指了指专柜里面。

  没待小星做出回答,秦骏便开口说:“把今年的最新款每个款式都拿一套给她!”

  “什么?”服务小姐顿时瞪大了眼睛。稍后便反应过来秦骏说的话,微笑道:“先生,我们这个品牌是享誉国际的知名品牌。今年我们共推出了28钟款式的内衣!每种款式一共4钟颜色。不知道您……”服务小姐是在明显的提示秦骏她们这个牌子的内衣价格是不菲的。

  但是秦骏并没有给服务小姐更多的疑惑。直接从口袋里掏出了钱包,从里面抽出了一张白夏卡递了过去。“每种颜色一件,一共112套内衣。马上包好!我赶时间。”

  “啊,您……请稍等!马上包好。”服务小姐吃惊之余马上慌乱的喊同伴去找内衣了。心里高兴的乐翻了天,今天一次便卖出了112套内衣。要知道她们这个牌子贵的很少有人问津的。这下她的佣夏大了!

  站在柜台前的小星却是皱了皱秀眉,心想:哪里有他这么买东西的!但是抬头偷偷瞅了秦骏一眼,她识相的没有提出意见,因为他的那张脸冷冰冰的没有任何的表情。她还是不要给老虎拔胡子了!

  很快,几名服务小姐便包好了内衣。那些内衣整整放满了四个大大的手提袋。小星刚想接服务小姐手里的手提袋,阿杰便领着一名保镖抢先过来拎走了袋子。

  “先生!一共是九十八万六千块。请收好您的信用卡!”服务小姐双手奉上了秦骏的白夏卡。

  秦骏仍然是面无表情的接过了信用卡,然后便径自跨步朝楼上的女装柜走去。小星只得仍然在后面紧跟着。心里却是嘟哝着,这个人怎么这样呀?做事情总是这么我行我素,一点儿也不问问别人的意见!而且他的脸也很臭!

  接下来,秦骏又如法炮制的给小星买了数不清的衣服、化妆品、包和鞋子。当他们又坐上车的时候,中间两排宽大的座椅上的手提袋已经堆积的如同小山了。

  小星被秦骏带到苏丹呆了三天后,便回来做起了豪门少奶奶的日子。当然,在苏丹的几天,秦骏是不会真得带她去结婚的。因为秦氏在苏丹也有生意,所以那几天秦骏正好借着这个机会去视察一下。可怜的小星只得在酒店里呆呆的闷了三天。虽然,总统套间里豪华异常,但是小星的心里却是充满了孤独和无助。

  日子过得飞快,转眼从苏丹回来就已经两个月了。这两个月小星和秦骏几乎没有什么交集。秦骏总是早出晚归,每天他回来的时候都已经是深夜了。午饭、晚饭也很少在家里吃。所以只有每天早上的早饭的时候,小星才能算真正的见到他。但是这个时候小星也根本跟他说不上两句话,因为这个宝贵的时间秦骏还要和秦剑豪和姚芬聊上几句,本来早饭也是很短的时间。

  每天深夜,小星虽然已经上床了。但是她却怎么也睡不着。只有默默的等到他轻轻的推开门的那一刻,小星听着他的脚步声才闭上眼睛。等他洗完澡换好衣服上了另一侧的床后,小星才能踏实的睡着。宽大的双人床上她在一侧,而他在远远的另一侧,他们从来没有过身体上的接触,甚至连一句晚安也不曾说过。但是不知道为什么感觉不到他的气息,小星就是无法入睡。

上一篇: 下一篇:没有了

北京军海癫痫医院
武汉癫痫病医院   武汉癫痫病专科医院   治疗癫痫病的医院   癫痫的治疗   北京治疗癫痫的医院   治疗癫痫病医院   癫痫病的治疗方法   癫痫病专科医院   癫痫病能治愈吗   武汉中际医院   武汉中际癫痫病医院正规吗   北京癫痫医院   北京癫痫病医院   郑州癫痫病医院   武汉癫痫病医院   武汉治疗癫痫的医院   武汉治疗癫痫的医院   北京癫痫病专科医院   武汉看癫痫病医院   有哪些治疗癫痫的好方法   得了癫痫能治好吗   得了癫痫能治好吗   小儿癫痫病能治愈吗   癫痫病的治疗方法   羊羔疯能治好吗   治疗癫痫的方法有哪些   癫痫病的中医治疗方法   癫痫病的中医治疗方法   癫痫病症状   癫痫病症状   癫痫症的症状都有哪些   怎么才能治好癫痫   怎么才能治好癫痫   癫痫到底能不能治好   癫痫到底能不能治好   儿童癫痫的治疗方法有哪些   癫痫病能治愈吗   癫痫症状   西安治疗癫痫病医院   植物网   治疗癫痫病医院  



新华网  人民网  新浪新闻  北京癫痫医院排名  39健康  心里频道  郑州癫痫医院排名